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贲的博客

谁折腾?折腾谁?

 
 
 

日志

 
 
关于我
徐贲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著有《走向后现代和后殖民》(1996)、《文化批评往何处去》(1998)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民主的心理学和人心的启蒙  

2013-07-12 08:0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的心理学和人心的启蒙

 

美国的大众心理学是大众文化的一个有机部分,它不是娱乐性质的,而是兼有生活辅导和社会伦理讨论的特征,是一种人性、人心的启蒙知识来源。它可以说是美国民主文化的产物或共生物,它涉及的许多心理问题和调适建议都包含民主价值的考量,成为美国整体社会自由、平等、尊严等价值的一部分。

大众心理学的书籍林林总总,不计其数,许多书店都会把这类书籍摆在比较显眼的部位,内容也各种各样,稍微举一些例子就可以列一个长长的书单:《男人如何寻找意义》、《情感智能2.0》、《转折点:小事如何能有大影响》、《可预测的非理性:影响我们做决定的不可见力量》、《快和慢的思考》、《情感智能:为什么它比IQ更重要》、《巧遇幸福》、《习惯的力量》、《路西华效应:好人怎么会作恶》(路西华,Lucifer是堕落的天使)、《如何交朋友和影响别人》、《爱的艺术》、《动力:上进心的惊人真相》、《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选择的困难:为何想要多反而得到少》、《奥菲利娅的复活:保护青春期少女的自我》(奥菲利娅是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女主角)。

这些书大多用日常生活中普通人可能碰到的一些难题来做心理和伦理的讨论题材,既能满足人们的知识兴趣,也能引起他们的思考。有的还提出一些通俗易懂的心理学概念,使读者能够通过“问题概念”来对类似的现象做举一反三的联想。如果读者对某个问题感兴趣或有不同的想法,也可以找同类其他书籍来阅读。

弗华德(Susan Forward)的《情感讹诈:当你的生活中有人用害怕、义务和罪感来操纵你的时候》(Emotional Blackmail: When the People in Your Life Use Fear, Obligation, and Guilt to Manipulate You)就是一个例子,它讨论的是我们许多人都有过的被亲近者利用的经验体会——“情感讹诈”。这一般发生在亲密的人际关系中——家人、夫妻、情侣,当然还有亲人化了的伙伴、帮派、同志、战友,等等。它通过这类话语来起作用:“如果你真爱我,那你就……”,“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这么做,对得起……吗?”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想利用亲近的感情,如爱、忠诚、尊重、信任等等,来达到影响和操控对方的目的,说话者可能是我们的父母、恋人、师长、领导,利用我们的情感向我们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顺从和服从。

弗华特在书里不仅分析了这种讹诈的手段及其对人际亲密关系的实质损害,而且还提供了如何抗御情感讹诈的一些可行方法。例如,事先想好可能发生的情况和对话情景,做好回答的应对准备,反复练习回答,直到能自然说出。如果听到,“你要把我气死(气病)吗?”就可以回答:“我知道你不会的,但我已经决定了。”听到“你会后悔的”或者“你这么做对不起我”,就说:“你是在气头上,过一阵子你就不这么想了”或者“我们都多考虑一下吧。”

这样的心理分析和指导显然是大众层次的读物,但却体现了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如人与人的平等、尊重,人应该有自己的选择自由,不应该听命于他人的操控和摆布。但是,心理和伦理都不是简单的逻辑推理,人的心理动机和人际伦理之所以值得关注和讨论,是因为它们总是因人而异,因事而异。米勒(Daniel Miller)在《事物的宽慰》(The Comfort of Things)中就提出,不应该对亲近者的感情处处设防,“英语中所谓的情感讹诈,那种你必须揣度别人的感情的想法,其实有害于个人自由。这么一来,慷慨、仁爱、体贴全都变成了情感讹诈的咒语。”

美国的大众心理学涉及伦理和价值的讨论,对大众道德有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19世纪上半叶,心理学在美国得到介绍和发展,也是得力于教育人士的推动。斯坦利·霍尔(Stanley Hall)就是一位代表人物。他的学术兴趣从早年的神学和哲学转向心理学,他从在德国的留学经历认识到,教育改革可能帮助美国在精神方面发生重大的变化。他敏锐地预见了与美国民主相联系的两个未来的文化潮流,一个是作为关于人的民主科学的心理学,另一个则是作为新的民主宗教的教育。大众心理学——涉及实验心理学、生理心理学、行为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等——正是这两股文化潮流在大众文化中的汇合。

美国文化历史学家布尔斯廷(Daniel J. Boorstein)在《美国人》第三卷“民主的经历”中,把美国的心理学看成是为这个国家提供科学信仰的 “宗教科学”,认为它可以“帮助建设美国制度并对美国道德作出新的解释。” 布尔斯廷在心理学中看到了“某种具有吸引人的民主的东西。”心理学要帮助人们更好地认识自己,这成为它的神圣使命,心理学家也成为新福音的传布者,“他们只是帮助人来发现他真正是什么样的人,他的真正行为是怎样的。就像路德和基督教新教牧师过去曾经努力把人从僧侣的支配和高高在上的教皇权威中解放出来一样,心理学家们现在努力把人从恐惧、禁忌和独裁的新教道德的清规戒律中解放出来。”心理学家以自己特有的方式获取对人的知识,他们对民众感受和心理的调查方法也是民主的,民众调查让心理学家们“找到了探索当前男男女女的内心世界的新方法,让他们自己来说话。这种调查表就是一种选票,是把民主投票运用到心理学问题的一个实例。”这种研究方式和结果为大众心理学吸引了广大的读者群体,在一个人性、人心知识直接有助于公民自我启蒙的民主国家里,这应该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